9月份貨幣基金規模縮水7000億 創單月之最

  證券時報記者 李樹超

  隨著基金三季報陸續披露,最新數據顯示,今年9月份,貨幣基金規模縮水超過7000億元,刷新了單月紀錄。

  業內人士認為,貨幣基金規模大幅萎縮,既有收益率下降、季度末資金面緊張等原因,也受短債基金“替代效應”的影響,而貨幣基金三季度大量限購,也對壓制規模起到了重要作用。在當前貨幣基金8萬億總規模的大體量下,單月規模變化數千億量級也將成為新常態。

  貨基單月縮水7000億

  據銀河證券基金研究中心統計,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全市場128家公募基金管理人管理基金總規模為13.3萬億元,其中,貨幣基金規模為8.24萬億元,較8月底減少7045.23億元,刷新了歷史上單月最大萎縮紀錄。

  自2013年5月余額寶推出后,借助互聯網的傳播力量,不少“寶寶類”貨幣基金橫空出世,貨幣基金也進入了發展的快車道,貨幣基金規模持續攀升,并在今年8月份逼近9萬億大關。而近一年貨幣基金規模在公募總規模中占比在60%上下徘徊,成為公募行業發展最為迅猛的基金類型。

  隨著貨幣基金總規模大擴容,資金面的風吹草動也會引發貨幣基金大體量的申贖操作,今年以來,貨幣基金單月規模的變化均以千億級別來計量。今年7月份,貨幣基金單月規模暴漲近9300億元,創出歷史新高,而9月份貨幣基金規模單月萎縮超7000億元,同樣創造了單月之最。

  北京一家中型公募固收投資總監認為,自2015年股市調整以來,隨著投資者整體風險偏好不斷下臺階,貨幣基金規模總體保持較快增長勢頭。雖然近幾個月貨幣基金的凈申購、凈贖回總量很大,但總規模波動幅度在10%上下,仍然處在比較正常的范圍,“現在貨幣基金總規模在8萬億體量了,月度千億量級的規模變化也將成為新常態。”

  多因素致貨基規模萎縮

  對于9月份貨幣基金規模大幅萎縮的原因,上述北京中型公募固收投資總監分析,一是貨幣基金收益率大幅下行;二是銀行等機構季末考核,會對貨幣基金有“抽水”的效果;三是收益率更具備優勢的短債基金吸金不少,對貨幣基金可替代性較強,不排除有資金轉投到短債基金。

  該投資總監稱,由于貨幣基金收益率下滑,現在市場確實有很多中短債基正在嘗試取代貨幣基金,“有的貨幣基金今年年中持有收益率為4.0%~4.5%的3個月同業存單,現在同業存單到期后收益率跌至3%,這些同業存單到期后,貨幣基金的收益率很可能會繼續下降。”

  上海一家銀行系公募債基經理也表示,一方面,今年二季度基本面下行趨勢基本確認,進入了寬貨幣、寬信用的市場環境。寬信用的實際效果出來后,最先降低的是短端的利率,而貨幣基金配置的短債和同業存單利率下降都很快,貨幣基金收益率快速下降對規模將形成沖擊。另一方面,季末、年末和節假日資金階段性緊張,會對貨幣基金規模產生擾動。2017年1月末,貨幣基金規模年末考核結束后,貨幣基金規模單月凈流出也接近6800億元。

  除了市場原因外,貨幣基金的限購也對壓制規模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Wind數據顯示,截至三季度末,全市場有統計數據的339只貨幣基金中(A、C份額合并計算),包含天弘余額寶在內的暫停申購或暫停大額申購的貨幣基金有265只,占比高達78.17%。

  事實上,在收益率不斷下行和申購限制的條件下,市場上標桿性貨幣基金天弘余額寶今年三季度規模也縮水超過1300億元。

  北京一家中型公募副總經理告訴記者,目前監管政策為了防范貨幣基金流動性風險,采取了總量控制的思路,這也使得貨幣基金規模難以做大。一方面,公募基金為了控制較高的機構占比,并規避“貨幣基金月末規模不超過公募風險準備金月末余額200倍”的限制,一般會采取暫停大額申購、開放贖回的運作思路,對資金要求“只出不進”或“只出少進”,規模自然會下去;另一方面,為了符合流動性新規要求,貨幣基金配置的資產整體會更加偏中短期資產,這也會導致收益率下降,進而侵蝕基金規模。

  他說:“從貨幣基金運作的方法看,如果業績好了,規模會上一個臺階,業績在規模基礎上再提升,規模也會繼續擴大;如果公司為了短期利益很快擴充規模,但業績卻被快速拉下去,反而會導致存量規模也留不住。因此,即便是尾部的貨幣基金也不會為了短期規模而犧牲收益,規模不大的貨幣基金也在限購。”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