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FOF三季規模再縮水 主配債基防守為上

  本報記者 王丹 上海報道

  基金三季報正紛至沓來,公募FOF三季度的動向也頗受市場關注。

  截至10月25日晚,泰達宏利全能、中融量化精選、前海開源裕源3只公募FOF已率先披露了三季報,而通過它們的運營數據管中窺豹,不難發現,受市場低迷環境所累,這類新品今年三季度的日子亦不好過,規模繼續呈現下滑之勢,投資策略維持保守避險,仍以債券基金為配置主體。

  三季度規模再降

  2016年9月11日證監會公布公募FOF指引至今,兩年多的時間,雖然也經歷了一些波折,但不可否認,公募FOF已成長為公募基金市場中一支不可忽視的新生力量。尤其是近來隨著養老目標基金的接連獲批,這只隊伍愈加發展壯大。

  據不完全統計,包括養老目標基金在內,目前已經獲批的公募FOF有40只之多,其中已成立的有13只,非養老目標FOF有11只(A、C份額合并計算),分先后三批拿到批文。

  首批獲批成立的6只公募FOF誕生時一度備受關注,但因受基礎市場不振影響,業績低落,投資者撤退跡象明顯。據了解,在開放申購贖回后,6只產品規模很快就由166億份縮水至129.70億份,至去年底的總份額為78.19億份,贖回比例超過五成。

  這種局面也影響到了第二批和第三批公募FOF的發行,中融量化精選、前海開源裕源和上投摩根尚睿3只FOF的首發規模速降至3.12億元、2.99億元和2.11億元。今年4月拿到批文的第三批5只FOF至今還有3只沒有成立。

  今年三季度的規模情況如何呢?從泰達宏利全能、中融量化精選、前海開源裕源3只公募FOF披露的數據來看,無一例外繼續縮水,分別較二季度末的份額縮水了13.47%、15.48%和25.21%,三季度末的份額分別為3.82億份、1.3億份、2.24億份,基金規模分別為3.79億元、1.27億元、2.25億元。

  為避險主配債基

  對于公募FOF的“市場定位”,事實上從一開始市場就存有一些誤會。這也是今年以來21世紀經濟報道在與多位公募FOF基金經理溝通中獲得的觀點。在他們看來,公募FOF是一種資產配置型產品,投資標的是基金,兼顧固收與權益兩端,因此從風險偏好而言,不僅不保收益,且風險大于貨幣基金等固收類產品,小于純權益類產品。

  “一方面的確由于基礎市場不好的影響,而另一方面,投資者的誤解、質疑,導致規模大幅波動也在無形中給FOF基金經理造成壓力,從而在操作中不斷強化低回撤,比較保守,而之所以主配債基,則是為了響應監管層對公募FOF投資貨幣基金不得超過5%的要求”,10月25日,上海一家公募基金的投資總監表示。

  事實上,從今年二季度開始,公募FOF就開始調倉。

  譬如嘉實領航資產二季度減倉貨幣基金,將債券和債券類基金持倉占比從上季度的24.37%提升至56.51%。

  三季度,泰達宏利全能在二季度超配債基的情況下,也繼續專注債基,在前十大持倉中有8只均為債基,而另兩只分別為黃金基金和海外市場指數基金。

  盡管公募FOF三季度仍以避險為主,但從前十大持倉配置中,已能夠見到一絲對權益類產品增加了沖動。除了泰達宏利全能配置了資產凈值占比6.2%的廣發納斯達克100指數基金外,中融量化精選三季度第一大重倉即配置了一只創業板指數基金,凈值占比9.52%。相對來說前海開源裕源謹慎一些,但也配置了4.69%的華夏300指數基金。

  三季報中,前海開源裕源基金經理蘇辛透露,今年三季度,雖然其將避險作為投資主基調,但也維持了較靈活的權益倉位,意在控制風險的前提下適當捕捉機會,力求保住投資者本金。

  三季報顯示,泰達宏利全能基金經理張曉龍則是由于不看好境內市場,且基于對強勢美元的中期判斷,對海外資產進行了適度配置,并降低了黃金資產的配置比例。這與其二季度持續主動地降低股票及商品倉位、提高固定收益類資產的配置比例的方向還是有些不同。

  中融量化精選的基金經理更是在三季報坦言,在7月中旬市場表現出中短期低風險底部特征之后,一度增加權益資產到中高水平,風格偏向中小創成長,但在7月底8 月初市場快速下跌中凈值損失較大,隨后重新檢視了內外部環境與市場階段狀態,認為市場的震蕩與下跌將更為復雜,于是適度增加了倉位變化的靈活性。

  另有一個有趣的現象,與首批公募FOF先期主要配置自家基金的情況已明顯不同,上述3只基金的三季報顯示,它們主要配置的都是外部基金,泰達宏利全能和前海開源裕源前十大持倉都僅有一只是自家公司產品,而中融量化精選則全部為外部基金。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