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新規沖擊波:銀行與基金大變局下的新競合

  本報記者 龐華瑋 廣州報道

  22萬億規模的銀行理財產品迎來新規,新規要求銀行與基金等其他資管機構“同臺競技”,銀行與基金開始形成一種新的競合關系。

  10月8日,格上財富研究員王媛媛表示,本次出臺的是《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正式稿,與之前的意見稿相比,沒有太大超預期之處,僅在操作細節上有所修改。

  此次落地的銀行理財新規,值得關注的重點是:允許公募理財產品通過投資各類公募基金間接進入股市,另外,銀行公募理財產品投資門檻大幅下調至1萬元。

  而與私募相關的部分,主要是新規對銀行未來成立理財子公司方面的指引,為私募機構參與提供了想象空間。

  基金業迎變局

  事實上,銀保監會曾于2018年7月20日發布《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的征求意見稿,正式發布稿采納了征求意見階段收到的許多意見。此次銀行理財新規主要內容包括:嚴格區分公募和私募理財產品,加強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規范產品運作,實行凈值化管理;規范資金池運作,防范“影子銀行”風險;去除通道,強化穿透管理;設定限額,控制集中度風險;加強流動性風險管控,控制杠桿水平;加強理財投資合作機構管理,強化信息披露,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實行產品集中登記,加強理財產品合規性管理等。

  公開數據顯示,今年8月末銀行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為22.32萬億元。其數量之巨大,基本相媲美公募和私募規模的總和:今年8月末公募基金規模為14.08萬億元,私募基金規模為12.80萬億元。

  如此大規模的銀行理財產品,其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基金行業的心。

  一家深圳的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受到銀行理財子公司投資門檻下降,投資范圍放松,公募基金在傳統領域的優勢可能會減弱。

  不過,銀行理財新規與資管新規銜接后,銀行與基金等其他資管機構“同臺競技”,給基金帶來了新機會。

  10月8日,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這次銀行理財新規正式發布,主要是放開了公募銀行理財產品可以投資于公募股票基金。這有利于增加股票基金的規模,對基金行業是有利的。”

  一家北京的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在銀行理財新規下,“對基金來說是挑戰和機會并存,雖然競爭加大,但公募有20年經驗,加上銀行理財不再保本保息,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線了,基金希望有更多資金流入。”

  凱石基金總經理助理梁福濤指出,銀行理財新規對公募基金行業影響總體是正面,比如新規明確了公募理財可以通過公募基金投資股票,這是對公募理財投資配置渠道的完善,增強公募理財通過規范渠道獲取收益能力,也是使得公募基金增加了明確的直接可投資資金來源。再比如比照公募基金成熟經驗規范理財產品的開放、封閉分類和投資范圍分類規定,有利于規范理財市場發展,也有利于公募基金運作方式在大資產管理中的推廣。

  好買基金研究中心研究總監曾令華認為, “銀行理財凈值化的方向不變,有利于真正有資管能力的公募和私募,這也會加大公、私募的分化。”

  王瑗瑗認為,理財管理辦法禁止銀行的理財產品進行分級,而理財子公司允許發行結構化產品,投資范圍擴大,依法合規、符合條件的私募機構有望成為理財投資合作機構。

  新競合關系

  根據銀行理財新規,銀行應當通過具有獨立法人地位的子公司或理財業務專營部門開展理財業務,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銀行和基金公司就業務和產品近期加強了投資運作的經驗交流。

  前述北京大型公募基金人士表示:“按照資管新規,理財產品不再保本保息,要成為像基金一樣的凈值型產品,因此,會相互交流經驗,甚至挖人。”

  據悉,銀行為了學習基金公司組織架構、人員設定、估值核算、投資風險控制等經驗,積極從基金行業挖人。而基金公司也同樣從銀行挖人。對此,一位基金業人士表示,“金融行業本來就是流動性很大的,很多做債的基金經理,就是來自銀行。”

  梁福濤接受采訪時指出,由于理財產品本身的更追求穩健風格、更具有銀行特征的客戶屬性,理財產品的投資管理應該更加注重低風險資產投資能力和資產配置能力,尤其是通過資產配置實現產品投資與客戶需求匹配能力。從這個角度,公募基金與銀行理財專門機構互相學習、深度合作的空間反而是更大了。

  為應對銀行理財新規帶來的競爭,前述深圳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基金公司后續可基于主動管理優勢,在不同時點,找到相應的產品對接策略。在資產配置業務方面,可通過多樣化的手段,發揮公募基金嵌套優勢,進一步加強為銀行資管業務提供一攬子的解決方案和服務的能力。(編輯:李新江)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