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理財新規落地 公募基金直面競爭與機會

  中國基金報記者 李樹超 陸慧婧

  9月28日,銀保監會公布《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以下簡稱“銀行理財新規”)。作為資管新規配套的實施細則,銀行理財新規進一步細化銀行理財監管要求,穩定市場預期,引導理財資金以合法、規范形式進入實體經濟和金融市場,并有利于統一同類資管產品監管標準,更好地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逐步有序打破剛性兌付,有效防控金融風險。

  銀行理財新規放開公募理財產品不能投資與股票相關公募基金的限制,允許公募理財產品通過投資各類公募基金間接進入股市,無疑利好權益投資能力較強的大型基金公司和績優偏股基金。不過,銀行公募理財產品投資門檻大幅下調至1萬元,將對公募基金構成直接沖擊。

  推動資管業務回歸本源

  自2002年以來,我國商業銀行陸續開展了理財業務。銀行理財業務在豐富金融產品供給、滿足投資者資金配置需求、推動利率市場化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但是,在快速發展過程中也出現了業務運作不夠規范、投資者適當性管理不到位、信息披露不夠充分、尚未真正實現“賣者有責”基礎上的“買者自負”等問題。

  近年來,銀保監會一直高度重視銀行理財業務風險和監管,不斷完善銀行理財業務監管框架。2017年以來,銀保監會持續加大監管力度,銀行理財業務已按照監管導向有序調整,總體呈現出更穩健和可持續的發展態勢:今年以來,銀行理財業務總體運行平穩,6月末銀行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為21萬億元,7月末為21.97萬億元,8月末為22.32萬億元。

  銀行理財新規與資管新規充分銜接,共同構成銀行開展理財業務需要遵循的監管要求,主要內容包括:嚴格區分公募和私募理財產品,加強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規范產品運作,實行凈值化管理;規范資金池運作,防范“影子銀行”風險;去除通道,強化穿透管理;設定限額,控制集中度風險;加強流動性風險管控,控制杠桿水平;加強理財投資合作機構管理,強化信息披露,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實行產品集中登記,加強理財產品合規性管理等。

  興業證券認為,銀行理財新規在“破剛兌、去通道化、去資金池化”的三大核心原則上與此前的監管要求保持一致,核心目的是推動資管業務回歸本源,重塑行業業態,體現金融去杠桿、防風險的決心。

  有利于資管業態統一規范、

  和諧共生

  銀行理財新規細化了銀行理財監管要求,推動銀行理財業務規范轉型,實現可持續發展。從具體要求看,多項規范內容與公募相關規范相近,有利于銀行理財業務與公募統一規范,兩類資管業態和諧共生。

  銀行理財新規放松了公募理財投資公募基金的要求。根據監管要求,銀行理財新規繼續允許私募理財產品直接投資股票;在理財業務仍由銀行內設部門開展的情況下,放開公募理財產品不能投資與股票相關公募基金的限制,允許公募理財產品通過投資各類公募基金間接進入股市。

  北京一家中型公募基金公司副總經理表示,作為運作規范透明的標的,公募基金產品納入銀行理財投資范圍,也有利于公募行業增加和規范機構資金來源,與大型銀行合作較多的大型公募機構、績優基金有望受益,有利于兩類資管機構的專業化分工,并促進基金產品優勝劣汰。

  中金公司固收研報也認為,此項規定為理財資金間接進入股市提供了條件,但并不意味著理財資金會大幅進入股市,畢竟在存量的預期收益型產品中,保持凈值穩定依然是比較關鍵的風控要素。未來銀行可能會開發基金中基金(FOF)產品進行大類資產配置,有利于銀行理財產品的多元化。

  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產品部總監則認為:“銀行理財可以借道公募基金投資股市肯定是利好,但在銀行理財產品投資中加入權益類基金,會加大銀行理財產品的凈值波動幅度,目前銀行理財產品客戶多為保守型投資者,因此,銀行理財能給權益類基金帶來多大的增量資金仍難確定。”

  與資管新規一致,銀行理財新規要求理財產品實行凈值化管理,堅持公允價值計量原則,鼓勵以市值計量所投資資產,允許符合條件的封閉式理財產品采用攤余成本計量。在流動性方面,開放式公募理財產品還應持有不低于理財產品資產凈值5%的現金或者到期日在一年以內的國債、中央銀行票據和政策性金融債券。

  上述北京中型公募副總經理認為,對銀行理財產品的凈值化管理、流動性風險管控、強化信息披露等多項要求參照了公募基金的運作規范,體現了大資管統一監管的思路。銀行理財產品在固收類產品、公募產品銷售領域具備傳統優勢,也將讓大資管領域的合作更充分,競爭也更激烈,提升資管行業整體競爭力。

  銀行理財新規在與資管新規保持一致的同時,還充分采納市場機構意見,進一步區分公募和私募理財產品,分別列示其信息披露要求:公募開放式理財產品應披露每個開放日的凈值,公募封閉式理財產品每周披露一次凈值,公募理財產品應按月向投資者提供賬單;私募理財產品每季度披露一次凈值和其他重要信息;銀行每半年向社會公眾披露本行理財業務總體情況。

  業內人士認為,銀行理財新規借鑒了公募基金規范的信息披露制度,強制規定公募開放式理財產品每日公開披露凈值,為大資管統一監管標準和可持續健康發展奠定了制度基礎。

  公募基金利好、競爭相伴

  銀行理財管理辦法對同處于大資管行業的公募基金而言喜憂參半,允許銀行理財借道公募基金間接投資股市利好權益類基金,同時,理財產品投資門檻降至1萬元,減輕了理財產品獲客難度,也加劇了與公募基金之間的競爭。

  銀行理財管理辦法在投資門檻上與征求意見稿保持一致,“商業銀行發行公募理財產品的,單一投資者銷售起點金額不得低于1萬元人民幣”。商業銀行對此反應迅速,建設銀行率先于9月30日17點后將“乾元-惠享(季季富)”理財產品購買起點調低至1萬元。隨后,農業銀行及招商銀行也下調旗下多個理財產品購買門檻。

  “銀行理財目前紛紛發力現金管理這樣的類貨基產品,規模普遍上升很快。銀行理財類貨基在監管上比貨幣基金寬松,理論上對于做高收益率有優勢,現在門檻進一步降低,更加提升銀行理財類貨基競爭力。不過,目前理財產品不能免稅,貨幣基金在這一點上占優。”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產品部人士分析。

  公募基金將直面銀行理財產品在固定收益投資上的競爭壓力。“盡管有投資總額的限制,銀行理財產品仍可部分投資非標。此外,公募理財產品也有單一發行主體投資比例等限制,這已和債券基金非常接近,未來雙方將比拼各自的投資能力。”北京一位債券基金經理稱。

  上海另一家基金公司產品人士則認為,未來大資管的格局演變,還要看銀行理財產品在新政下可以做成什么樣,目前銀行對凈值型理財產品的客戶接受度也心里沒底。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