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只基金進入清算程序 達去年全年近三倍

  中國基金報記者 李樹超

  伴隨著基礎市場震蕩調整、債市信用風險蔓延以及定制基金資金贖回壓力,今年前三季度公募基金清盤數量居高不下,進入清算期共有293只基金,已達到去年全年清盤總數的近3倍。

  前三季度進入清算期基金

  為去年同期2.8倍

  臨近季末,再有多只基金發布持有人大會表決清盤、觸發清盤的公告。9月29日,北京一家中型基金公司發布公告稱,將召開旗下混合型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提議終止該基金合同。同日,滬上某中型基金公司也發布提示性公告。根據該基金資產狀況和近期市場情況,有可能觸發基金合同終止條件。若截至10月12日,該基金資產凈值低于5000萬元,基金合同將自動終止,并履行資產清算程序,不需召開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根據基金法相關規定,基金合同生效后連續60個工作日基金份額持有人數量不滿200人或者基金資產凈值低于5000萬元,將進入清算程序并終止,無需召開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審議。

  今年以來,基金清盤進入高發期,三季度基金清盤數量繼續保持高發勢頭。Wind數據顯示,截至9月底,加上當月新增的35只清盤基金,三季度基金清盤數量達到125只。今年以來已經發布清盤公告的公募基金累計達到293只,是去年全年的2.8倍。

  混基、債基成清盤主力

  從基金類型看,混合型和債券型基金成為今年清盤的主要類型,兩類基金的清盤數量分別為153只和105只,在全部清盤基金中占比分別高達53.13%、36.46%,合計占到清盤總數的近九成。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今年權益市場的持續調整、疊加投資者贖回壓力是混合型基金清盤的主要原因。

  北京一家基金公司市場部人士表示,今年權益市場非常低迷,投資者風險偏好逐步下臺階,投資標的由高風險權益品種轉向貨幣基金、短債基金,承受市值縮水、投資者贖回的小微基金、迷你基金越來越多,清盤的基金數量也迅速增加。“投資的賺錢效應與持有人的信心密切相關。今年6月份的一段急跌讓不少權益基金凈值回撤較大,部分投資者選擇贖回。”上述市場部人士說。

  而對于債券型基金清盤的高發狀態,北京一家中型基金公司固收投資總監認為,今年債券型基金清盤主要有兩種類型:一種是今年配置了低等級信用債甚至“踩雷”個券的債基,基金凈值大幅回撤,遭遇大額贖回風險,導致基金規模大降甚至清盤;第二種是在資管新規和流動性新規的嚴格監管下,大資金的持有人撤資較多,更多債基淪為迷你基金,因此,今年定制債基的清盤數量也比較多。“今年持有中高等級信用債和利率債的債券基金,整體收益率還是不錯的,而配置了低等級信用債,或者持倉中有民營債券或‘踩雷’風險的,由于持倉流動性較差,凈值回撤不低于股票型基金,這當然也會引發資金大額贖回導致基金清盤。”上述投資總監說。

  據該固收投資總監透露,從公司成本和債基投資的角度看,小微債基的運作性價比并不高。運作小微基金同樣需要投研人員的精力和人工成本,有些固定結算費用,也需要投入與大基金類似的投研資源;而從投資角度看,如果債基規模太小,就可能無法達到一些投資所需的門檻,比如在銀行間市場交易債券至少需要買1千萬元,而根據“雙十原則”,基金規模至少需要1個億,低于1億元的債基就會被部分市場拒之門外。

  除了監管、市場等原因外,部分公募人士還從公募基金發展模式看待基金清盤的現象。北京一家基金公司副總經理告訴記者,當前基金清盤的節奏不斷提速,正是過去五年公募基金同質化嚴重、以新基金發行帶動公司規模的傳統發展模式弊端的表現。該副總經理分析,基金管理人不斷擴容,現在持牌公募超過100家,具有公募牌照的券商、保險機構也有十幾家,另外還有幾十家公募機構在排隊成立,也就是將有近200家機構擁有發行公募基金的資格,基金數量自然也會爆發式增長;同時,基金持有人過度頻繁交易,持有周期較短,導致基金產品中的長期資金匱乏;基金的供給數量在不斷增長,但基金的銷售渠道變化不大,這也會導致基金規模逐漸兩極分化。

  “未來基金的產品供給越來越多,而銷售渠道并未明顯增長,渠道未來越來越向準入式、白名單制度發展,缺乏渠道優勢的小公司、次新基金公司發行的產品也更容易成為迷你基金。”該副總經理表示。

  談及基金未來清盤的趨勢,北京上述固定收益投資總監表示,從中長期來看,基金繼續清盤的延續性并不強,定制債基、虧損債基經過清理,風險已大大釋放,一旦權益市場回暖,存量基金的清盤壓力也會大大減少。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